旅游

老太太我们送你回家去

2019-04-11 07:4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救助站大姐喂老太太吃面条。

被儿子用板车拉着,沿途乞讨一个多月到杭州,每天都在街头风餐露宿被儿子当做乞讨工具,86岁的老太太王邓氏的不幸遭遇,令闻者无不唏嘘。

昨天中午12时26分,杭州火车东站1号站台,宁波到阜阳的K8498次列车缓缓启动。86岁的王邓氏被杭州市救助管理站的徐惠娟大姐等四位工作人员背上了列车,护送还乡。

本报一路随行。

之所以关注这一家,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这个年近九旬的老奶奶。

我们想知道,王四美除了拖着老娘乞讨外,在老家到底是不是真的无法立足?他会不会对他年迈的老母亲好?这家人未来的命运会怎样?

6:00——

去火车站的路上,老太太晕得阵阵呕吐

昨天早晨6点多,徐惠娟大姐就从救助站值班室起床了。前晚她正好轮到值班,这一班24小时,刚好接到王邓氏进站,从给她擦洗头面、换衣服,都是徐大姐和同事们张罗的。

值班24小时后理论上可以休息两天,但是这几天一下子来了很多流浪乞讨人员,站里忙得安排不过来,天天都有人出差送人回乡。徐大姐也就顶上来,参加了护送王邓氏的行动。

一大早,徐大姐又给王邓氏擦洗了一遍,再次换了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旧衣裤,喂王邓氏喝了一点稀粥。

火车票是前一天就买好的。按照杭州市有关流浪乞讨人员返乡的规定,2∶1的护送比例,徐大姐、赵大叔和小金、小肖四位工作人员一起护送王家祖孙。

出发到火车东站的路上,王邓氏和王四美都晕车呕吐了,工作人员早就预备好了塑料袋。到了火车站,又是一顿擦洗。

让随行意外的是,他们一行预订的全都是硬卧票。救助站的赵老虎大叔笑呵呵地说:“现在条件好啦,五六年前我们都是硬座来回的哦。再说,你看一个瘫痪的老太太,能忍心让她坐回去吗?”

12:30——

车上泡的方便面,老太太吃得很香

一早出门了,上车前,大家都没来得及吃午饭。上车后,他们还是先给王家祖孙泡上了方便面。

“虽然等下可能还是要吐的,吃总要吃一点。”面条放得不烫了,徐大姐一边说,一边夹着面条给王邓氏嘴里喂。

王邓氏的表情很安详,她乖乖地吞着面条。

与她这一个多月来的风餐露宿相比,火车上的这几个小时,该是多么舒畅的日子。

王四美倒是管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儿子吃了几口,在卧铺上跳来跳去地玩。一不小心踩空了,摔到地上,哭出来,他也没放下面碗,还是徐大姐赶快放下碗,抱起孩子哄着。

赵老虎对王四美说:“那是你妈啊,还要人家喂饭啊?你自己去喂吧。”

吃完面条,徐大姐拿出新买的毛巾给孩子擦洗,又塞给王四美一条让他洗脸洗手,王四美不肯去。再三劝说,他才去了。

徐大姐对我们摇摇头,轻声说:“他啊,懒是真当懒。洗脸洗澡都不肯,嘴巴说是会说的,实际都不管他妈妈的,还是要我们照顾。昨天的衣服都换下来处理了,你看今天穿了一身换过的。”

14:00——

中途停站,王四美抱起孩子就走

在列车上,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们特地跟乘务员打了招呼,选择一节车厢的中间八个位置,让王四美祖孙仨在当中,我们分组“把守”两边。

王家的小孙子一直在工作人员身边转来转去,这里拿块饼干,那里喝点饮料。我正在吃蛋糕,王四美对我说:“哎,你的饮料给我的小孩喝。”我把橙汁给了小孩。

徐大姐坐在窗口,正在劝王四美:“你儿子这么可爱,以后不要让他跟你一样讨饭了。年纪到了就去读书,九年制义务教育国家是免费的……”

王四美笑嘻嘻把身份证给我看,不知道什么意思。

火车到长兴停靠的时候,王四美不声不响抱起孩子就往车厢一侧走。徐大姐和赵大叔赶紧喊:“你去哪里?”一个说:“那边没厕所的!停车的时候没厕所用!”

果然,王四美鬼头鬼脑地说:“小孩要尿尿水烛图片
。”

赵老虎说:“你忍个十分钟,火车开了就有厕所用了。”

徐大姐又对王四美说:“车门都关牢的,你走不到别的车厢里去的。”

我小声问他们:“他不是想把老娘甩了跑吧?”徐大姐点点头,“说不准,我们所以要一路看牢的。”

他们看起来是笑谈风生,原来都是外松内紧。

赵老虎给我们说了个“笑话”:有一次也是送人回乡,中途那个人去上厕所,一眨眼人不见了。他们一惊,立即分头向车厢两边追,硬是没找到。赵大叔一想,火车没停过啊?再找。果然广州隐形防护网厂家
,隔了几个位置云浮工地洗车机
,忽然看到地上一双眼熟的鞋子,抬头一看,那人正在上铺“假寐”呢!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可真的说不准了。

22:00——

祖孙3人夜宿安徽阜阳救助站

天黑了,祖孙3人谁都没有睡意,因为火车离家越来越近了。王四美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看起来心事重重。

晚上9点20分左右,车子停靠在了阜阳火车站。和杭州的繁华相比,夜晚的阜阳要冷清得多。

我们一行人打了出租车直接去事先联系好的阜阳救助站。大约20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阜阳救助站。

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一见这祖孙3人,都很熟悉了:这是他们第三次被杭州的救助人员送回家乡。

工作人员将王四美祖孙3人安排在一间空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钢丝床。大家搬来两三床棉被,先把老太太安置到床上。

王家3人是昨晚阜阳救助站的“客人”。

要暂时分离了,王四美的儿子突然走到了我们身边,舍不得离开。王四美一把拉住儿子,把他拽回了房间里。

这个孩子,一路上和我们玩熟悉了,以为我们这就要走了,才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孩子,明天,我们就送你回家。”

今天,阜阳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会陪着我们去王四美的家看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