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口述爱情脆弱的只值80元

2019-05-14 21:19: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口述:爱情脆弱的只值80元

我走出了医院。浓浓的夜色,我真想放声大笑,那个紫竹可是次为安杰怀孕啊。但心头暗涌,更是晦晦的酸涩。我想起当初与安杰走过的那个时尚小屋,“还你处女身,只要80元。”那个紫竹,精明的只用80元,就毁了我与安杰的过去和未来。

傍晚,余辉如金,把天空镀成织锦一般,临海的一家肯德基店里,我倚着椅背,欣赏着落地窗外的风景。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温和的声音:小姐,我们可以聊聊天吗?我吓了一跳,有点恼的望过去,却触到一对清澈含笑的眼睛。

我打量他,高大的身材配一张耐看的脸,穿着一身质地良好的休闲杉和长裤,给人的感觉熨帖而清爽,我唇角一弯,邪笑:我的男朋友马上就来了,你还和我聊吗?当然和你聊了,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他大方的坐在我的面前。肆无忌惮地盯着我说: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没有女孩在等男朋友的心情会这么懒散。我露出贝齿,甜甜地笑了。这个男孩的精明让我感到陡生,我愉快的和他聊了起来。

就这样,我认识了安杰,一家电脑公司的工程师。我们第二次见面,他的手上捧着一束马蹄莲,用绿色的素纸包着,映着他深情如酒的微笑。

第三次在月亮升起时,他约我去海边散步。海风渐凉,他用他的宽大的怀抱温暖我。第四次我们在说笑间,突然,他俯下身,为我细心地系好散开的鞋带。那一刻,我感动的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和他恋爱。

与安杰恋爱一月后,我们做了爱,喘气、激情退去后,我伏在安杰的胸膛,问他:安杰,我不是处女,你会爱我吗?他抚着我凌乱的头发,就像在抚摸一只可爱的小狗:傻瓜,都什么年代了,还问这么老土的问题,我在乎的是两个人是否相爱。

我快乐的从床上蹦起来,又扑了上去:安杰,我真是太、太爱你了。

第二天,我提着自己的行李,搬进了安杰的房子。我们开始了同居。

同居的日子如饱含雨露的鲜花,美丽动人。每天清晨,当阳光滤过白色的窗幔,我穿着居家服,穿着拖鞋,去厨房为安杰准备早餐、煎蛋、烤面包、冲牛奶,然后安杰起床。这个时候,安杰总会用用他没刷牙的嘴乱嚷:老婆,你真是这世界上美丽勤劳的女人了。

幸福的就像空气中弥漫的鸡蛋牛奶味,香香的,甜甜的。

一天杰路过一家时尚小屋,小屋的门前挂着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牌子:还你处身,只要80元。我嘻嘻笑着说:听说男人都有处女情结,弥补一下你的遗憾。听说这东西,只要做爱前放在里面,就会落红,跟真的一样。安杰认真的看着我说:我没有处女情结,你不用补偿。再说,不是处女没什么可耻,拿那假的东西骗人才可恨。我又一次感动的像小狗一样,把脑袋使劲往安杰怀里钻:安杰,你真是世界上伟大的男人,我一定会好好爱你一辈子。

与安杰同居的第60天,他带我去南昌老家拜见了他的父母。在他的父母面前,安杰毫不掩饰与我的亲昵,揽腰、搂肩,使明眼的父母一眼看穿了我们的关系。临走时,安杰母亲塞给我一个小锦盒,打开看,是一枚色泽久远的祖母绿的戒指,不知所措间,安杰的母亲和蔼的安抚我: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是传给儿媳妇的。安杰立在一边,笑眯眯地望着。

戴上安杰家的的传家戒指,我开始憧憬与安杰的婚礼。西式的教堂,簇眼的鲜花,及一对身穿着婚纱礼服的壁人,踩着音乐,在神父和祝福的亲朋面前庄严起誓: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我们不离不弃。安杰则向往去海底举行婚礼,身着潜水服,在海洋里与无数奇奇怪怪的鱼共舞。那种感觉,多妙..。

9月,安杰被公司派往武汉工作二个月。我为他收拾行李,我边往他的行李箱里装剃须刀、男士面霜,一边说:安杰,我不在你身边,你可要好好把握自己,别让妖精勾去了。安杰搂着我:宝贝,你是我父母钦点的儿媳,有妖精我也不敢去惹呀。

安杰走了,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寂寞的我。生活犹如被抽走了阳光和空气,沉闷至极。早晨醒来,身边空荡荡的,便无一点做早餐的兴致。晚上,不敢看那些恐怖的鬼片,因为没有安杰宽厚安全的怀可钻。安杰的总会在深夜十点准时响起,亲昵的稀释着我寂寞的心。但思念如野草般疯长,安杰离开我一个月后,我期期艾艾的说:安杰,离开我了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等你回家了,我们结婚好不好,我总有一种担心,担心时间会离间我们。安杰心疼的说:好,等我一回家,我们就结婚。

我每天反反复复的数着安杰的归期。下班时路过影楼,望着一幅幅照片里的美眷,嘴角总会漾起傻傻的笑,过不了多久,我和安杰也会成为一对画中壁人。

安杰工作期前半个月,每天例行的时常会中断。问他原因,他说工作即将收尾,要做的事情很多。我信了,嘱咐的他多休息。临了,撒娇的说:安杰,我已经看好一套水晶之恋婚纱照,很不错,还有很多优惠服务呢。安杰淡淡哦了一声。安杰的淡然让我闪出一丝不安。但很快的我又笑自己神经质。抚着安杰家的戒指,我幸福的对自己说:小如,你快要做美丽新娘了。

安杰回来的时候情绪闪烁不定,尤其不敢直视我的眼睛。直觉告诉我,安杰有事瞒着我。我咬着唇,克制自己不去揭安杰的心事。只要能和安杰结婚,他的艳遇,我可以隐忍。我带着安杰来到影楼。从试衣间出来,一身白纱的我犹如仙子,安杰看的呆愕了。我笑着挽起他的手臂,我与安杰终于定格成为美丽无双的眷侣。

我松了口气。安杰继续每天呆在电脑上工作,偶尔会有一些令他神色不自然的打来。我视若无睹,继续筹备着我们婚礼用品。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

进口美容仪器
搅拌器
广州工地洗车台
分享到: